當前位置:首頁 > 生命資訊 > 保險資訊

部分省市企業社保費 暫未移交稅務征收 靜待社保費率調降

時間:2019年01月09日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關注次數:0【字體: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新年伊始,部分省市企業職工社保費暫未移交給稅務征收。

2019年1月1日起,社會保險費劃轉稅務部門工作已經實質性啟動,北京、深圳、吉林、山西、貴州、山東、西藏、新疆、廣西、江西、四川、青島等12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下同)稅務局已發文明確,機關事業單位社會保險費和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交由稅務部門征收,但並不涉及企業職工社會保險費。

上述部分省市稅務局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企業職工社保費確實暫不移交給稅務征收。

但這種情形或僅限於部分省市,而非全國現象。在2019年之前,全國36個省市中,已有20多個省由稅務部門不同程度征收社保費,對於那些企業職工社保費實質上已由稅務部門征收的省份來說,將維持現狀。某省稅務局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證實了這一判斷。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社保費中來自於企業職工的部分是大頭,這次部分省份暫緩企業職工社保劃轉稅務是很務實的做法,主要考慮可能是目前社保費率還沒有降低的情形下,將企業職工社保費移交給征管能力強的稅務部門,會讓不規範繳費的企業實質性負擔上升。部分地方暫緩移交稅務可以讓企業鬆一口氣,等待國家最終降低社保費費率後,再全麵移交給稅務部門。

暫緩旨在穩定企業負擔預期

其實企業職工社保費暫緩移交稅務部門早有跡象。

社會保險費主要指的是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和生育保險費。早在1999年,社保費就明確可以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征收,也可以由稅務部門征收。由於稅務部門征管能力強、效率高,越來越多的省份開始將社保費交由稅務部門征收。

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全年五項社會保險基金收入合計67154億元,比上年增加13592億元,增長25.4%。截至2017年底,全國有24個省區市稅務部門不同程度參與了社保費征收,征收額已占到全國社保費總收入的43.3%。

為了提高社保費征管效率,國務院明確2019年1月1日起,稅務部門將全麵負責社會保險費征管。這引起不少企業恐慌。

目前,個人和企業社會保險費率約占職工工資等收入的38%,是企業一大成本。由於過高的社保費率民營企業難以承擔,不少民營企業並沒有按員工實際工資足額繳納社保費,甚至有一些企業逃費。但隨著2019年稅務部門全麵征管社保費,征管手段多、效率高,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普遍擔憂社保負擔上升。

多位民營企業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如果根據現有規定按照職工實際工資來足額繳納社保費,企業成本將明顯上升,在當前經濟大環境下,這無疑是雪上加霜,長期來說企業難以承受這部分成本的大幅上升。

廣東的一家手機零件生產高新技術民企的高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於各種原因,去年企業虧損。為了今年社保繳費合規,以前一些新入職、在試用期及不願交社保的員工,開始重新交了社保,估算每個月企業支出增加9萬元。在全員參與社保後,如果未來按照實際工資交全額社保的話,每個月將再增加30萬元,這對企業來說壓力非常大。

在完善社保繳費征收過程中,沒有充分考慮征管機製變化中企業的適應程度和預期緊縮效應,從而帶來企業對費負增加的恐慌,已經引起了高層關注。

在去年11月舉行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談及下一步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政策時明確提出,要根據實際情況,降低社保繳費名義費率,穩定繳費方式,確保企業社保繳費實際負擔有實質性下降。

此前國務院常務會議也多次要求確保社保繳費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比如去年9月18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在機構改革中確保社保費現有征收政策穩定,有關部門要加強督查,嚴禁自行對企業曆史欠費進行集中清繳,違反規定的要堅決糾正,堅決查處征管中的違法違紀行為。同時,要抓緊研究提出降低社保費率方案,與征收體製改革同步實施。

這些都為今年企業職工社保費暫緩移交稅務部門定下了基調,避免企業負擔增加的恐慌。

部分省份暫緩而非全國現象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目前至少有北京、深圳、吉林、山西、貴州、山東、西藏、新疆、廣西、江西、青島、四川等12地的稅務局公開發文,明確稅務部門2019年1月1日起隻征管機關事業單位社會保險費和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但並不涉及企業職工社會保險費。

其中國家稅務總局貴州省稅務局明確,企業職工社會保險費暫按現行征收體製繼續征收,即仍由人社部門的社會保險經辦機構負責征收,待國家有新的意見出台,再行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並非所有的省份都暫緩將企業職工社會保險費交給稅務部門。

比如國家稅務總局青海省稅務局等公布的《關於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征收的公告》稱,自2019年1月1日起,青海省範圍內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征收。

另外,此前不少省份已經由稅務部門實際征管社保費,也將維持現狀。

比如,國家稅務總局廣西壯族自治區稅務局發文稱,梧州、北海市除機關事業單位及其工作人員繳納的基本養老保險費、城鄉居民繳納的社會保險費外,原已由稅務部門征收的各項社會保險費,繼續由稅務部門征收。

上述省份稅務局人士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該省在這次改革前已經是稅務全責征收社保費,因此稅務部門會繼續征收各項社保費,維持現狀。

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和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交由稅務部門征收後,為了落實穩定繳費方式,目前各地稅務局原則上維持原有繳費方式和銀行、社區、村組、學校等單位代收渠道不變。各地稅務部門還將進一步優化繳費服務,提升繳費人繳費體驗,逐步為繳費人提供“實體、網上、掌上、自助”等多元化繳費渠道。

事實上,改由稅務部門征管企業職工社保費,並非像市場想象中社保費會大幅增加。

以河南為例,2017年劃轉稅務部門征收當年,企業職工5項社保費收入增長13.27%,可比口徑增長約14%(同時養老保險繳費比例相應降低了1個百分點,失業保險繳費比例降低了0.5個百分點)。其中,有8個百分點是因為工資自然增長,隻有約6個百分點是稅務部門依法堵漏增收和配合人社部門參保擴麵帶來的增長。

另外稅務全責征收地區,如遼寧、黑龍江、福建、廈門、廣東等近5年社保費平均增長率分別為7.47%、6.23%、12.90%、12.60%、12.48%,征收工作總體都較為平穩,社會各方反應也較為平靜。

目前,人社部正會同有關部門研究製定降低養老保險費率具體方案。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教授馮俏彬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社保費將成為今年降費的主力。社保費率能下降多少需要測算,學界普遍認為可以從目前的39%左右降至20%~25%,但需要多長時間達到這一目標,仍需認真測算。

標簽:生命資訊